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吧,本以为,他至少对孩子能仁慈一些……

    原来活着真的能痛到毫无底线。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只有死了,才能永远解脱。

    许未央怔怔望着天花板,空洞的眼珠子像被抽光了神识。

    血线滴滴落下,在床沿下漫开一滩妖冶的血花,越积越多,她的意识渐渐昏黑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,就这样安静的睡吧。

    对不起宝宝,如果你注定要和我走一样孤苦无依备受痛苦的人生,妈妈宁愿带着你去另一个世界好好守护你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也听到韶华说的了,你这孩子可生不得,睡过你的男人那么多,可能他爸爸是谁你都不清楚吧,不如,我帮你把他取出来吧,很快的,只要一下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泛着银光的手术刀高高举起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唐韶华刚从输血室内出来,迎头就撞上了行色匆匆走来的一名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抬眸一见,惊愕脱口,“你……你是盛世集团的唐总裁?”

    唐韶华卷下胳膊上的衣袖,挑眉反问,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医生看了一眼他身后的输血室,越发诧异,“唐总裁,你这是知道了许小姐的情况,特意来输血的吗?”

    唐韶华抿唇点点头,怎么小姝的情况全医院的医生都知道?

    医生松口气得叹道,“幸好,幸好你自己来了,要不然她可能真的撑不过去了,而且她现在肚子里还有着孩子,许小姐这么执着又坚强的人,要是就这么走了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?

    唐韶华厉眸一沉,“什么孩子?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碰过许青姝,何来孩子?

    医生诧异,“你还不知道吗?许未央小姐已经怀了六周的身孕,但她体质特殊,根本不适宜怀孕,可她就算自己送命也非要保下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许、未、央!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刚刚一直以为我在为许未央输血?”他一把扼住医生的胳膊,连声音都带了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医生的眼珠子都瞪大了,“我查过许未央小姐的病史,半年前你被送来抢救的时候,因为失血过多,就是她为你输的血,熊猫血那么少见,我才特意反复翻看了记录,还联系了当时的主刀医生问清情况,当时她也伤的不轻,整个背部都被烧的腥红的铁柜砸中,灼烧的皮开肉绽,可是她执意忍着剧痛为你先输血,错过了救治烧伤的最佳时间,致使伤口溃烂发脓几度休克,这种三度烫伤深及骨骼,穿着衣服都是一种折磨,而且,疤痕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祛除。”

    所以,熊猫血的是许未央。

    所以,半年前救他出火灾的是许未央。

    所以,不顾生命为他输血的也是许未央。

    每次欢爱她都错开背脊,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看到那些伤疤?

    他为什么没想到,为什么那么明显的破绽没有发现!

    明明只要看上一眼,问上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唐总裁,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在这里,还是希望你救救她吧,再没有血源,许未央小姐可能活不过一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掌心,寸寸收拢,却拢不住那不止歇的颤抖,“她在哪?快带我去!”

    恰时,一名小护士从走廊转角急匆匆跑来,神色慌张地大喊,“王医生不好了,重症室的许未央没有心跳了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