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周文宝,你敢说我妈妈,信不信我把你门牙打掉!”许恒瞪着大眼,愤然怒视,吓得周文宝一个哆嗦,别说,这丫眼神够犀利,可惜的是,爪子不够利。

    “笑死了,一个只会躲在妈妈身后找奶吃的人,还想打掉我的门牙,快点钻裤裆,要不让我就去告诉老师,你偷了我的钱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罪名,许未央可坐不住了,愤然指责,“周同学,我们小恒什么时候偷了你的钱,你如果再这么胡说八道,我就要让学校来介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处理就处理,我还怕你不成,许恒书包里有二千块钱,我都看到了,他一个穷的叮当响的人哪里来这么多钱,只要我告诉老师,我爸爸给的二千块买玩具的钱不见了,搜一搜书包,许恒就是那个小偷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未央的三观都要被颠覆了,今天为止,她都不知道自己会被一个毛头小孩子气的浑身颤抖,那二千块是小恒刚拿不久说要给她买生日礼物的工资钱,还有几千在她那里给小诺交药钱,如今居然被一个孩子的空口白话就给扭曲了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,居然真的有这种无法无天的熊孩子,恨不得揪起来,甩他十个巴掌。

    可气的是,周围的孩子三三两两都在点头附和,一个好心的女孩子还小声提醒她,“阿姨,你还是不要和周文宝作对了,他要是告诉老师,老师真的会开除许恒的,因为我们班只有周文宝能拿出二千块的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逼着她低头,以小恒的学业为代价,眼睁睁看着儿子去钻一个霸凌他的孩子裤裆?

    不,就算让她去死,她也不会让她的儿子受这种委屈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是赌约,愿赌服输,这个裤裆,阿姨代小恒来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阿姨,你行不行啊,这么大个人还来钻我一个孩子的裤裆,你羞不羞啊,不过你一定要钻,也是可以的啊。”

    许未央咬着牙,忍着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话,正准备蹲下身,却见身后的许恒利剑一般冲了出去,像个火车头,笔直往周文宝身上狠狠撞了过去,当下撞的周文宝两管鼻血直喷,“今天我不打得你跪地求饶,我就跟你姓,敢欺负我妈妈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不好欺负!”

    得意猖狂的周文宝没料到许恒突然发狠,一时不查,被压在地上揍了好几下,胖脸瞬间青了几块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们在干什么!?”

    “老师,爸爸妈妈,快救救我,许恒打我,因为我发现他偷了我的二千块钱藏在书包里,他不但不承认,还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我的心肝我的宝贝,看看这脸,怎么伤成这样了,你这个死孩子,是你打的我儿子?”周太太一把揪扯住许恒用力甩开,急急忙忙从包里抽出一块香奈儿的手帕,小心翼翼得压着周文宝的鼻子,“老师,你瞧瞧,你们班这许恒,仗着自己成绩好,跳级上来的,就敢这么猖狂是吗?看看把我们家宝贝都打成什么样了?啊?你们不给一个说法我们是不会罢休的,小小年纪不学好,偷钱还打架,有爹生没娘教的小野种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