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那花痴样,好像女帝能喜欢女的似得。”后座的一个男子嗤笑。

    冉莹一脚踢过去:“王平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王平不同女子斗嘴,说道:“这次幻力比拼听说是一把青云剑,这可是神器啊!女帝这次真是慷慨解囊呦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!青云剑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诶沈熄,你不是喜欢那青云剑吗?你去试试啊。”冉莹赶紧叫沈熄。

    闻言,沈熄抬头,浅笑道:“我已经参加诗词了。”

    学院有规定,一人只能参加一个比拼。

    幻力、炼丹、炼器、驯兽、诗词、琴棋书画等比拼,选其一,便不能再选其他。

    帝九的眼波微动。

    那青云剑,是墨绝当年放在棺椁下方的神器。

    她微微凑近,“你喜欢青云剑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清香让沈熄一怔,身子微僵,鼻尖萦绕着女子那好闻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敛眸,抿了抿唇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神器,谁会不喜欢呢?”

    帝九努努嘴,便没再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当晚,下学时天边刮起了白雪。

    学院里的人正忙忙碌碌的搭建幻力比拼的擂台,有的学员居住在学院里的寝楼,而在京都中的人,便回家中。

    “你回家吗?”帝九问他。

    沈熄面对这个认识了仅仅一天的女子有着说不出的感觉,总觉得好生熟悉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女子向他表达过心意,而他也早就到了娶妻的年纪,可他的心里总是不愿的,总觉得……有个人在等他。

    看着融入进雪地中的女子,他嘴角的弧度加深。

    他不答,反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她知道,沈熄是居住在学院寝楼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沈熄说着便朝着后面寝楼的方向走去,帝九就跟在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男寝楼与女寝楼的岔口处,帝九才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沈熄听到她的动静,转身,浅笑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里,他如同当年那般,远远的对着她笑,那笑容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
    沈熄不明所以的看着红了眼眶的她,“你……为何哭?可是念家?”

    帝九鼻尖红红的,她笑言:“没家。”

    嘴角一僵,沈熄蹙眉,心里生出一股怜惜,“那……我送你回你的寝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帝九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转身往回走,问道:“你可是娶亲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沈熄走在雪上,那温和的气质,真的是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“那可有喜欢的女子?”帝九又问。

    沈熄微怔,抬头,良久,他才笑道: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帝九不惊讶,站在一座阁楼的门前停下,“马上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熄看了眼阁楼的牌子——幻一楼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望着沈熄的背影,帝九的眼角再次湿润了。

    如果孤独十八年能换来与你的相识,那我甘愿用一百八十年换一世相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沈熄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沈哥哥~~”

    “沈老大!”

    同寝楼的男子们见到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一座寝楼居住四个人,是按照排名安排的,沈熄是诗一楼的,因为诗词歌赋比拼中他是第一名。

    “沈哥哥,我听说你们厢里来了一个美人儿?”长相有些妖气的林开走过来笑问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