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走到丞相府门前,余柏林站定看他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帝青云长的很柔美,却不是女气,而是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温和,他浅浅一笑:“好,过几日我们一同去寺庙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余柏林言了句,便转身进府。

    丞相府门口的侍卫对着帝青云微微拱手:“六皇子。”

    帝青云略微点点头,也迈开步子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背影愈发渺小起来,余柏林才从府里再次走出来,望着那人的背影轻叹了口气,眼里划过一抹无奈。

    ~

    皇宫正乾门的门口,帝九站在那与守门的御林军交谈,对方露出憨厚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过奖了,属下也只是个看大门的。”那人倒是憨厚可掬,名叫石生。

    “皇宫有你们才能安全,怎么能这么贬低自己呢,同为帝都效力,本殿下回头请你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严重了,我等粗人哪里配得上皇子的酒。”石生连道不敢。

    帝九余光瞥见慢慢走来的帝青云,叹道:“同为皇子也是有区别的,青云自小没有母亲在身边,这寒冬腊月的也是穿的这样单薄。”

    这些守门的兵多数都是孤苦无依的,听到帝九这样说,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一时间看向帝青云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出生在帝王家,有几人能过的真心舒坦呢,六皇子的确是可怜。

    “皇兄您还没回宫?”帝青云走来,恭敬俯身。

    一众侍卫齐齐拱手:“六皇子。”

    帝青云被惊了下,反应却也快,“不必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见状,帝九的墨眸中闪过微光,“同他们说说话,那进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恭送大皇子六皇子。”

    石生摇头叹息,瞧瞧那二人,同为皇子差别却是如此的大,倒是大皇子心底竟这般善良。

    方才帝九不进宫同他说:“六弟还在后面,现如今宫里人太多,他独自一人回来免不了被人诟病贪玩不学无术,本殿便等等他。”

    ~

    在正宫前,帝九与帝青云分道扬镳,他居住的紫阳宫属于黄金地段,虽然地段好,却不吵闹,与皇帝的龙皇殿离的倒也近。

    可帝青云居住的连青宫就不同了,较为偏僻,也显少有人去那边走动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皇子怎么来了,有什么事让人吩咐杂家一声就好,这大冷天的怎的亲自来。”

    内务府的掌事福全贵赶忙出来迎接,一众内务府的人跪地问礼。

    “本宫来看看碳火,殿中多少有些冷。”帝九进到内务府随手拿起账册看了眼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连青宫的入账记录,这一冬天碳火并没有给多少,夜里怕是很冷的,衣物也只做了三套,对比自己三天拉一小车碳火与二十套冬装,简直是查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连青宫的东西怎的这么少?”帝九扔下账册在内务府里随意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福全贵面色一噎,“杂家……呃,大皇子,各宫的月银都是有规定的,杂家也是按照吩咐办事。”

    帝九垂下的眸子轻眯,吩咐?

    怕是有人故意针对的帝青云吧,除了帝雨纾她好像还真想不到有谁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