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对于母后,帝九的感情没有那么深,儿时还好,可随着时间得流逝,她渐渐的明白了生存的道理时,她心里多少有一丝怨恨。

    可活着没那么容易,尤其是在这看似辉煌,实则阴暗血腥的皇宫,活着更加的艰辛。

    母后的做法她可以理解,但不能原谅。

    曾经的帝九幻想过,如果她是个正大光明的女儿身,那么她是不是就不需要这么累了,就不需要每天绞尽脑汁的去想怎么对付整个皇城的人,是不是可以无忧无虑的过她的公主生活了?

    其实即便她不是皇子的身份,她也是不能够孑然一身无忧无虑的,生在皇家哪有那么纯粹的生活呢。

    帝九站在宫殿的顶端,俯视着整座皇城,延绵千里的白雪透着几分寒冷,却又冷的真实。

    恨意心中起,像是熊熊烈火,烧的帝九的心里都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~

    正殿,当今皇后的诞辰宴委实盛大,凡是京师里的官员基本都来了,陆续给皇后送上祝福与贺礼,秦后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坐在那,颇有母仪天下的风范。

    正当殿中热闹时,一位衣袍华贵,气质高雅的女子,从天而降,慢慢踱步进了正殿。

    而后她对着皇帝又是一拜,“璇莹拜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万岁,祝皇后娘娘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    帝弘一挥手,威严尽显:“平身!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璇莹眸光清淡,有股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起身后,殿中的百官也弯腰见礼:“我等见过圣女。”

    璇莹笑了笑,眼底流光闪过:“各位有礼了,小女不敢,都起吧。”

    而她的目光却扫向坐在那岿然不动的离渊,清淡的眸闪过一抹柔和。

    “璇莹见过国师。”

    离渊的性子一向寡淡,微微点头算是见过。

    圣女这一身份,是用来与神界谈判交流的,更是要为帝都祈福且随兵出征的人物,历届圣女备受百姓们的尊敬。

    璇莹见他态度这般冷淡,也只是笑了笑,便落了座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到!”太监一喊。

    没等看见人,一众百官便已起身恭迎:“臣等参见大皇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帝九的身影才不紧不慢的走进来,她的面容不带丝毫笑意,宛如那殿外的飞雪,让人捉摸不透又惧怕的想要躲远。

    她走进殿,凌厉的眉眼让人不敢鄙视,撩袍跪下:“儿臣拜见父皇母后,祝母后蓬莱松柏枝枝秀,方丈芙蓉朵朵鲜,泰山不老年年茂,福海无穷岁岁坚。”

    秦后被这一番贺词惹的满脸笑意,“我儿有心了,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母后。”

    帝九起身,扫了众人一眼:“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皇子。”

    刚落座她便闻到了一股清香,她身边坐着的是帝闫,是当今贵妃的儿子,帝闫与帝雨纾是一母同胞的兄妹。

    帝闫笑容清淡,却难掩温和:“皇兄来了。”

    帝九同样露出一抹笑,不似方才那般凌厉,“嗯,你母妃身子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劳皇兄挂心,母妃身子还好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身子一向孱弱,很少出门,但奈何人家有一子一女傍身,也没人敢对她如何。

    说话间,帝九与璇莹的目光对了上,隔空对视,一股来自地狱深渊的死气突然袭来。

    帝九眼波涌动,嘴角的笑愈发诡谲。

    璇莹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