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如今的帝都皇城里,现有三位皇子与两位公主,而在四五年前,帝都里可是还有十几个皇子呢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的,总有皇子陆续死去,死的理由各种各样,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帝九慵懒的躺在摇椅上,眼梢微挑,瞳仁里迸发出一缕寒芒。

    原来从几年前开始,就有人在陆续对皇子动手了啊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这天,帝都帝国上下举国欢庆,庆祝帝都秦后的诞辰。

    整个人间帝国都弥漫着喜气,家家户户放着鞭炮,就像是除夕夜一样的热闹,百姓们都在自家祈福帝都国泰民安,秦后凤体康健。

    秦后之所以这么受百姓爱戴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有个帝九这样的‘儿子’,所以百姓们感恩戴德,感谢她生了帝九这个保护神。

    皇宫里同样洋溢着欢喜的气氛,各个宫里都摆上了丰盛的水果美酒,算是皇帝为了给妻子庆祝诞辰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当晚诞辰宴会开始前,帝九独自前往凤欲宫,一袭华贵黑袍隐没在黑夜中,若不是白雪发出咯吱声,或许都没人会发现眼前走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吸气平稳,若不仔细辨别,都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眉宇间的凌厉逼人,头戴皇子的羽冠,迈着并不矫揉造作的步伐,缓慢的来到了凤欲宫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!”宫娥们跪地行礼,尊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帝九目不斜视,淡漠的眸光扫了一眼头顶上的牌匾,迈过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殿中,一个仅仅三十岁的女子被宫娥们围着,帝九特意不让通传,她迎着寒风而立,透过殿门看着与宫娥们说笑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秦后貌美倾城,小时便是帝都的大美人一个,出身高贵,乃是人间帝都开国元老的后代,气质高贵,优雅如花,名副其实的千金之躯。

    帝九的眼神有点冷,凌厉让人不敢逼视,当宫娥们发现她的时候,秦后也收拾妥当了。

    秦后看到她的时候一愣,接着面带温柔慈爱的笑容,对着宫娥们挥挥手,“你们先出去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宫娥们对着帝九行了礼,带上门守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秦后身穿华丽凤袍,衣袍上绣着一只只栩栩如生的金色凤凰,青丝绾着端庄的发髻,斜插着五凤朝阳钗,面容艳丽无比,一双凤眼染着温柔,却又透着淡淡的威严,丹唇未起笑先闻。

    帝九深邃的墨眸虚晃了下,手微微向身前一抱。

    “儿臣给母后请安,祝母后青春永驻,凤体康健。”她的声音冷淡的像曾雪。

    秦后脸上的笑容有一丝裂痕,她柔声问道:“九儿,你……还在怨母后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帝九懒洋洋的坐到那把金灿灿的皇后专用摇椅上,“怨母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怨母后自私,为了自己的前途……不惜剥夺了你该有的生活。”秦后的语气里满是谴责与愧疚。

    帝九指腹摩擦着唇瓣,深不可测的墨眸微眯,眼梢挑了下,轻笑起来,那笑声似乎有点嘲弄。

    “母后多虑了,九儿很好,今日是母后的诞辰,人多眼杂,可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帝九嘱咐了两句便挥了挥手,眉宇间似有不耐,“母后先行吧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