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站在华旭宫外,旁人或许路过都听不太真切,但帝九却听的清里面传来的刀剑声。

    踩着时间,她推开华旭宫的大门,叼着苹果走进去,绕了一个亭廊,一转身就看见那仅剩的七八个人正在围剿离渊。

    她出现的一瞬间,那七八人齐齐一愣,眼睛里都闪过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也就是趁着这个空挡,离渊一个闪身来到后方,一掌拍出去,一股紫色的光芒袭击着背对着他的三人!

    那三人当场死去!

    剩下的四五个吓坏了,没想到离渊竟然是紫阶高手,他们立马转移阵营,朝着同样愣住的帝九而来。

    危险逼近,帝九的第一反应已经让她出了手,可豁然想起前世的她因为风寒还没有痊愈,是受了伤的。

    找出一个空档,她故意凑进敌人,那黑衣人眼疾手快的打向帝九的胸口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帝九硬逼着自己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橙阶与黄阶的实力想打她有点难,虽不像挠痒痒似的,但也无伤大雅,可她必须得配合。

    那几人打伤帝九时,离渊也追了过来,黑衣人立马撤退!

    离渊飞身而来一把抱住帝九,急迫的问:“伤哪了?”

    帝九尝着嘴里的血,有点咸,可心想这血的滋味儿,真是好闻的紧呐。

    她猛地推开离渊站起来,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女儿身,她佯装疼痛的皱眉,冷淡道:“流年不利。”

    离渊漆黑的瞳仁掠过一丝幽光,他从怀里拿出个小瓷瓶,“把这个吃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瓷瓶上藏着暗纹,月光一晃,还透着一缕荧光。

    帝九满不在乎的擦拭了下嘴角,没有接,迈着略显虚弱的步伐离开了华旭宫。

    华旭宫夜里遭到刺客的袭击,误伤隔壁大皇子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整座皇宫。

    皇帝连夜赶来紫阳宫,看到脸色雪白的帝九时,勃然大怒:“一群饭桶!”

    紫阳宫里的侍卫与暗卫跪了一地,各个低着头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无妨,倒是挺庆幸国师大人没事,不然……倒是儿臣得罪过了。”帝九懒懒的靠在繁华的床边儿。

    她一向懒散的性子帝弘倒是清楚,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皇兄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您是父皇的心头肉,皇兄要是有什么事,父皇可要心疼坏了,还有你们办事不利,连皇兄都保护不好实属当斩!”

    帝娴儿愤怒的指着那群暗卫,好像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整个紫阳宫里聚满了人,刺客没抓到,帝弘的脸色黑的很。

    帝九懒洋洋一勾唇,轻拍了拍帝弘的手背,“父皇莫要生气,只不过是受了点小伤,那些刺客来直奔着国师大人的寝殿,想必……也是不想让国师大人为父皇您效力,所以……父皇您,与儿臣以及国师大人都是那些人的眼中钉,不过只要父皇安康,儿臣就算是死了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帝弘眼睛瞪的老大,但眼底还是柔和了几分,也愈发的觉得帝九才是他最优秀最贴心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朕滚出去领罚!包括华旭宫的暗卫!另外换一批暗卫进来,九儿,你好好休养,近日都不用去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吩咐完事宜后要离开,帝九想要起身送一送,却被父皇拦下了,“好好休息,不必送朕。”

    帝九敛眸一笑,“父皇慢走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